咨询热线咨询热线:15814048839

您所在的位置: 毒品辩护律师网 >我的关注

律师介绍

付堃律师 本人付堃,现系广东昂扬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付堃律师是毒品辩护律师网的发起人及专业律师。本人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执业以来,通过刑法学专业理论的学习以及刑事辩护工作经验的总结,具备了深厚的刑法学理论功底,积累了丰富的刑事...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付堃

手机号码:15814048839

执业证号:14403201210024443

执业律所:广东昂扬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同富裕工业区汇富大厦B栋403

我的关注

毒品犯罪的刑事辩护策略之「无罪」辩护

.毒品犯罪的刑事辩护策略之「无罪」辩护

毫无疑问,“无罪”辩护在中国的成功率是极低的,这是由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既有体制、法律的因素,还有人为的因素,但有一点值得注意的事实是,无罪辩护的成功率低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司法的内在规律。有资料表明,中国无罪辩护的成功率基本维持在1%以内,而由于毒品犯罪是国家历来重点打击的犯罪,通常来说,如果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处能够查获毒品或毒脏,并有其他口供、证人证言加以印证的,司法机关就会倾向于对被告人做出有罪判决,所以毒品犯罪的无罪辩护成功“难于上青天”。但是,我们认为,只要适应国情,专业地、有技巧地处理案件,毒品犯罪的无罪辩护还是可以在夹缝中求希望的。我们所讲的无罪辩护是广义上的,既包括狭义上的被人民法院宣告无罪,也包括检察机关做出不起诉决定,甚至可以包括免除处罚。

 

关于毒品犯罪的无罪辩护策略,我们先从以下真实案例说起:

 

【案例2-13】侯某运输毒品案(略)

【案例2-14】汪某窝藏毒品、毒赃案(略)

 

上述两起无罪辩护成功的案例无疑会给我们带了一些启示,从而为有可能做无罪辩护的毒品案件带来一些具有指导意义的策略。

 

我们认为,要对毒品案件做无罪辩护,应侧重以下几方面的策略考察:

 

(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犯罪,要求辩护律师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应当考虑做无罪辩护

 

因为至少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口供这一直接证据来看,对无罪辩护是有利的。“当事人的利益是最高利益”,辩护律师应当倾听并尽可能接受当事人的安排。但是,律师也要向自己的当事人释明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以及做无罪辩护可能的不利后果,因为基于中国的现有国情,一方面无罪辩护的成功率很低;另一方面如果无罪辩护不成功,可能会给当事人带来不确定甚至不利的后果,司法机关可能会因为无罪辩护而认为被告人不认罪悔罪,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百般抵赖。

 

(二)案件在证据方面可能存在重大瑕疵的,可以考虑做无罪辩护

 

毒品犯罪不同于经济犯罪等其他犯罪,一般而言,毒品犯罪案件的证据材料相对简单,主要包括犯罪嫌疑人到案经过、毒品成分、数量鉴定结论、犯罪嫌疑人口供、证人证言以及与犯罪相关的视听资料等,而以上证据除非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并排除合理怀疑,并不一定能直接指向被告人的犯罪行为,例如案例一就很典型。此外,“有证据表明,在一刑事案件中有多种事实上的可能性,它们相互之间存在一种或多或少的层次关系,如果有利于被告人的事实上的可能性得到证实,而其他事实上的可能性没有得到证实,则应适用‘疑问时有利于被告人’原则。”当有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供述相互之间或与其他证据材料存在重大矛盾或冲突时,也可以作为做无罪辩护的突破口。

 

值得注意的是,刑诉法第54条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的规则,由于毒品犯罪案件的证据特殊性,司法机关个别人员为了形成所谓的完整证据链条,有可能存在刑讯逼供或非法取证等行为。辩护律师在审查证据材料时要特别注意案件中是否存在非法证据问题,一旦发现,要及时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申请。

 

以上两点涉及辩护律师在毒品犯罪无罪辩护中的执业经验和程序性问题,以下我们将阐述毒品犯罪中的实体性问题及无罪辩护策略:

 

(三)被告人的行为最终要被确定有罪,一定是其行为符合了某罪的犯罪构成四要件且不具备排除犯罪性的事由

 

前述两个案例的成功之处在于,辩护律师否定了被告人的行为符合涉嫌犯罪的某一或某几个犯罪构成要件。一般而言,于毒品犯罪最有突破意义的是犯罪客观方面和主观方面两个要件。

 

首先,于客观方面而言,辩护律师应综合全案证据材料判断被告人的行为是否具有社会相当性。社会相当性理论认为,“应于历史所形成的国民共同秩序内,将具有机能作用的行为排除于不法概念之外,并将此种不脱逸社会生活上的常规的行为,称为社会相当行为”。换言之,如果某一行为具有社会相当性,那么就很难认为该行为是一种犯罪行为。社会相当性的概念虽然只是刑法理论中的一个概念,且有不小的争议。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刑事法官在对某一案件进行定性时,会不自觉地运用到社会相当性理论,因为绝大多数法官都是接受了正规且传统的法学教育,而社会相当性理论符合国民的主流价值观念,因此就会与法官的价值观念不谋而合,从而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其次,于主观方面而言,尤其在毒品犯罪的无罪辩护上有更多的文章可做。刑法中规定的毒品犯罪均为故意犯罪,那么只要行为人不具有故意,就可以否定其行为构成犯罪。而行为人在毒品犯罪案件中是否具有故意的前提条件是对“毒品的明知”,根据《大连会议纪要》第十条的规定,“毒品犯罪中,判断被告人对涉案毒品是否明知,不能仅凭被告人供述,而应当依据被告人实施毒品犯罪行为的过程、方式、毒品被查获时的情形等证据,结合被告人的年龄、阅历、智力等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判断”,由此可见,被告人是否具有毒品犯罪的故意,是需要根据具体案情予以综合判断的,这无疑也为辩护律师提供了一定的无罪辩护空间。《大连会议纪要》第十条还列举了十项可以推定行为人明知的情形,辩护律师这里面要注意两点:其一,对这十项推定情形是有限定的——即“可以做出合理解释的除外”和“有证据证明确属被蒙骗的除外”,换言之,辩护律师需要考虑对被告人的行为是否能做出合理解释,或可证明被告人系被蒙骗,二者取其一即有机会为被告人“脱罪”;其二,一般而言,行为人的行为不符合前九项情形,就难以推定行为人的主观明知。案例2-13和案例2-14之所以取得了无罪辩护的成功,主要就是因为在行为人的主观方面下足了功夫。

 

(四)多数毒品犯罪涉及共同犯罪问题

 

如果在辩护过程中,能够通过事实与证据切断行为人与其他同案犯的主客观联系,就可能无罪辩护成功,其中更为重要的是主观联系问题,因为但凡因为毒品犯罪被追诉,在客观行为方面毫无问题是不太可能的。但在主观面,行为人并不一定与他人有事前、事中甚至事后的通谋,从证据上来看,当事人的供述与其他被告人人的供述或证人证言相互之间有重大矛盾等都能够作为切断犯意联系的突破口。案例一在这一点上是做得比较成功的。

 

(五)要注意刑法第13条“但书”的运用

 

刑法第13条“但书”规定: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由于我国吸毒人口基数很大,吸食毒品的行为只是违法行为而非犯罪行为,但吸食毒品的前提是持有毒品,故吸毒者仍有可能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如果可以证明持有毒品的行为人是为了自己吸食,且持有的毒品量没有明显超过其需求量,也没有达到非法持有毒品罪的定罪起点数量,那么,也是有做无罪辩护的空间的。

 

综上所述,只要辩护律师能够正确把握认定毒品犯罪中的疑点、难点,认识到毒品犯罪无罪辩护中的规律,准确地理解、运用法律法规的有关规定,并认真阅卷、收集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材料,为毒品犯罪当事人做无罪辩护也并非毫无可能!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版权所有:粤ICP备18050044号-1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3080号 Copyright © 2018 www.shen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同富裕工业区汇富大厦B栋403

手机:15814048839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