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咨询热线:15814048839

您所在的位置: 毒品辩护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付堃律师 本人付堃,现系广东昂扬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付堃律师是毒品辩护律师网的发起人及专业律师。本人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执业以来,通过刑法学专业理论的学习以及刑事辩护工作经验的总结,具备了深厚的刑法学理论功底,积累了丰富的刑事...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付堃

手机号码:15814048839

执业证号:14403201210024443

执业律所:广东昂扬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同富裕工业区汇富大厦B栋403

成功案例

被控制造冰毒数公斤一审获刑十年为何二审宣告无罪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判决认定:2014年3月期间,被告人郭某某提供其位于陆丰市甲西镇新绕村的家给被告人郭五某与同案人郭某2(另案处理)等人作为制毒场地。2014年4月6日下午17时许,公安机关在陆丰市甲西镇新绕村郭某某的家里抓获郭某某、郭五某、郭某2,现场查获潮湿结晶状物2袋、用塑料瓶盛装的液体5瓶,同时缴获搪瓷铁锅、过滤筛、塑料盒等制毒工具一批。经汕尾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缴获的潮湿结晶状物2袋净重计1588.3克、缴获的液体5瓶共重计4528克,均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另查明,2014年3月,被告人郭某某明知同案人郭某2是涉嫌毒品犯罪通缉犯,仍然为其提供住处,帮助其逃避公安机关的抓捕。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郭某某、郭五某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非法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数量大,其行为已构成制造毒品罪;郭某某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其行为已构成窝藏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在制造毒品共同犯罪中,郭某某、郭五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作出判决:

(一)被告人郭某某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犯窝藏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二)被告人郭五某犯制造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三)本案缴获的毒品及制毒工具予以没收,依法由公安机关销毁。

 

二审请求情况

 

原审被告人郭某某上诉提出:

1、重审判决只凭其向郭某3拿了老屋的钥匙,就认定其参与制造毒品系证据不足,老屋钥匙平时都是藏在窗口的,郭某3关于其拿了家里钥匙后就发现屋内有毒品及制毒工具的供述,是孤证,依法不能采信;

2、在案人员郭某2、郭某3、郭五某均没有指认其参与制造毒品;

3、其在案发十多天前发现家里藏有毒品,但事先没有同任何人商量提供场所制毒,仅属于知情不报,包庇他人;

4、对于其窝藏郭某2的行为构成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不持异议。

综上,重审法院认定其制造毒品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撤销原判,还其公正。

 

原审被告人郭五某上诉提出:

 

1、其被抓时只是在郭某某家聊天,并没有在制造毒品,也没有证据证明其知道床底下藏有毒品;

2、关于制毒原料及工具的来源,郭某某供述是郭某2朋友的,郭某2供述是郭某3的,郭某3供述是郭某2的,上述三人均没有供述制毒原料及工具与其有关。

综上,认定其参与制造毒品没有事实依据,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辩护人提出:认定郭五某有制造毒品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理由是:

1、缴获制毒原料及工具的地点系郭某某居住的房屋,与郭五某无关;

2、没有任何人供述制毒原料及工具与郭五某有关

3、郭某3对于郭五某帮郭某2制造过毒品的指认系孤证;

4、被抓获时郭五某等三人并没有在现场制毒;

5、郭五某手机里的信息并不能证明郭五某和他人合伙制造毒品。

综上,请求依法判决郭五某无罪。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的出庭意见:

 

1、重审判决认定郭某某构成制造毒品罪定性有误,没有证据证实郭某某与郭某2曾就制造毒品进行过商议;现场缴获的毒品及制毒工具都较为隐蔽,并非正在制造毒品的过程中被缴获。

2、郭某某在使用祖辈房屋期间,明知郭某2将毒品及制毒工具放置在其屋中,仍提供场所,符合窝藏毒品罪的构成要件,应以该罪名来认定其罪行。

3、认定郭五某构成制造毒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缴获毒品及制毒工具的场所并非郭五某长期居住,缴获当时并非正在制造毒品;郭五某手机短信内容虽有敏感字眼,但只能作为一种涉毒推测,不能直接说明其有制毒行为;言词证据方面,仅有郭某3一人的指证,没有得到其他证据的印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郭某某犯制造毒品罪定性错误,应改判为窝藏毒品罪,认定郭五某制造毒品罪证据不足,建议依法改判。

庭后,出庭检察员出具书面补充意见认为,郭某某明知郭某2因贩卖毒品被通缉仍为其提供隐藏处所的行为,符合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的构成要件。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4年3至4月间,上诉人郭某某明知郭某2(已判刑)因涉嫌贩卖毒品犯罪被公安机关通缉,仍为其提供隐藏处所,帮助其躲避公安机关的抓捕。

2014年4月6日下午17时许,公安机关在陆丰市甲西镇新绕村郭某某住处抓获郭某某、上诉人郭五某以及郭某2,现场查获2袋潮湿结晶状物的甲基苯丙胺共计1588.3克(经晾干后成结晶状共重1011克)、用塑料瓶盛装的液体甲基苯丙胺5瓶共计4528克,同时缴获搪瓷铁锅、过滤筛、塑料盒等工具一批。

上述事实有现场勘查笔录、搜查笔录、扣押清单、刑事化验检验报告、证人证言、抓获经过、上诉人郭某某关于其明知郭某2因贩毒被通缉仍允许郭某2在其住处逗留的供述、上诉人郭五某关于其案发当天是到郭某某住处吸毒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针对检辩双方所提意见,根据本案事实和证据,对于认定上诉人郭某某是否构成制造毒品罪、窝藏罪,上诉人郭五某是否构成制造毒品罪,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上诉人郭某某是否构成制造毒品罪,经查,现场照片显示,毒品及制毒工具分别藏于柜子内及床下,均处于静止和隐蔽的存放状态,现场未呈现制造毒品状态;郭某3及郭某某的供述仅说明,郭某某发现老屋内有毒品后容许郭某2存放,没有证据证明郭某某与郭某2有事先或事中合谋为郭某2制造毒品提供场所。据此,现有证据未能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不足以证实郭某某为郭某2提供了制毒场地,且郭某2因涉嫌本案制造毒品事实而被判刑的一审判决判项,已为本院二审判决所撤销。综上,认定郭某某犯制造毒品罪的证据未能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上诉人郭某某关于其不构成制造毒品罪、出庭检察员所提认定郭某某犯制造毒品罪定性错误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

2、关于上诉人郭某某是否构成窝藏罪,经查,郭某某始终稳定供述,其明知郭某2因贩毒被警方通缉,仍同意郭某2在其住处停留、吸毒甚至暂住;郭某2被抓获时正在郭某某住处吸毒。郭某某的这一行为,因窝藏对象的特殊性,依法构成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一审认定郭某某构成窝藏罪系定性不当,予以纠正。出庭检察员庭后所提郭某某的上述行为符合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构成要件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

3、关于上诉人郭五某是否构成制造毒品罪,经查,郭某3仅指认郭五某在细婶家帮助郭某2制毒,制毒地点并非发现涉案毒品的老屋;郭五某的手机短信内容有涉毒指向,但内容过于隐晦,发送对象未能查明,证明力弱。综上,认定郭五某犯制造毒品罪的证据未能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应当以证据不足为由,宣告郭五某无罪。上诉人郭五某及其辩护人所提郭五某不构成制造毒品罪、出庭检察员所提认定郭五某制造毒品罪证据不足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郭某某明知郭某2是贩卖毒品的犯罪分子仍为其提供隐藏处所,情节严重,依法构成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

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上诉人郭某某、郭五某参与制造毒品犯罪,应当以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判以制造毒品罪对郭某某作出的定罪量刑,同时宣告郭五某无罪。

原判认定郭某某、郭五某构成制造毒品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本院在查清事实后依法予以改判,一并撤销原判关于没收缴获的毒品及制毒工具的判项;原判认定郭某某为毒品犯罪分子提供隐藏处所的事实无误,但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定性不当,本院依法纠正为郭某某构成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并依据上诉不加刑原则,维持原判对郭某某包庇郭某2的犯罪行为的量刑。

上诉人郭某某、郭五某及其辩护人、出庭检察员所提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三项、第二百三十一条、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15刑初70号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郭某某犯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之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4月6日起至2016年4月5日止)

三、上诉人郭五某无罪。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版权所有:粤ICP备18050044号-1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3080号 Copyright © 2018 www.shenbi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同富裕工业区汇富大厦B栋403

手机:15814048839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